北京赛车pk拾投注技巧

Baidu

北京赛车pk拾投注技巧北京赛车PK拾是一款由香港皇家科技自主研发的当前最热门的高频彩应用app,集合即时开奖、历史开奖、资讯统计、数据推荐于一体的手机资讯应用;以实用、方便、快捷为特色,内置大小、单双路珠、左右路珠、龙虎路珠、两面长龙以及冠亚军统计等各种统计模式的应用,内容丰富,数据易看分析精准。北京赛车pk拾投注技巧

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六零纪事 > 56.对象(捉虫)

56.对象(捉虫)

作者:打字机N号
    此为防盗章,二十四小时候恢复正常, 请支持晋/江/原/创

    江二妮一手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 是江家的三妮,她身上的衣服早已打满补丁,一手被姐姐牵着, 一手含在嘴里, 美滋滋地咗着手指, 刚刚她们在山上发现了一丛地稔果, 黑黑的小果子甜滋滋酸溜溜,味道可好了, 可惜那一丛地稔早就被上山的孩子祸害过了, 只剩下零星几颗。

    江大妮和江二妮不舍得吃,将那几粒野果子给了最小的三妮和四妮, 四妮还小, 就吸了些汁水甜甜嘴, 到是三妮吃的最多,此时她咗着手指头, 还在回味那些残留在手指上的野果子的味道。

    江二妮看妹妹这样, 有些心酸, 明明自家的条件是村里最好的, 凭什么自己几姐妹要过这样的日子, 二叔家那两头肥猪却能吃着他们家的粮。还肆意欺负她们几姐妹。就因为她们是女儿吗?

    她迟早要向别人证明, 女儿并不会比男儿差。

    江大妮今年已经九岁了, 在农村也算是半个大人了, 奶奶苗三凤和她妈顾冬梅平日里要忙着在队里挣工分,家里的活计都是她一人包办的,在她稍微大一点后,苗三凤还借着自家老头在村里的威信,硬是帮她接下了队上喂猪的活,虽然年纪不大,每天也能计三个工分。

    现在每个生产队都以村为单位,每个社员都需要参加集体劳动来赚取工分,男性劳动力一般为10个工分,女性劳动力一般为7个工分,江大海和妻子顾冬梅是生产队的主力,两人干活卖力,他们的工分就比较高,江大海一天能拿十一个工分,顾冬梅也能拿八个工分,江家的老爷子江城因为腿脚有伤,又有部队的补贴,所以是不参加劳动的,苗三凤虽然上了年纪,可是泼辣肯干,每天也能拿七个工分。

    按照他们家的条件,根本就不需要让孩子赚工分,在大田村,只有那些寡妇人家,或是一些家里人口多,没有主要劳动力的人家才会求着队长给自家的小孩安排活计。

    喂猪不是个轻省的工作,天还没亮,她就得起床去山上割猪草,因为年纪小的缘故,一趟就只能搬个十斤草料,队上有十头大肥猪,她每天得上山下山好几趟,正值长身体的时候,吃不饱不说,每天还要承受如此重的劳动,九岁的人了看上去还是瘦瘦小小的一个。

    江家的条件已经算是青山村数一数二的了,即便是不喜欢女娃也没必要这么作践啊,可是苗三凤是出了名的刁钻,谁敢当她面说三道四,而且这年头,谁家日子都不好过,她们即便心疼那几个丫头,也没有那个余力接济她们。

    好在江二妮现在也大了些,能帮大姐做些事了,总算是让江大妮松了一口气。

    “对了,大妮啊,你妈她们今天没来上工,据说是要生了,你们快回去看看吧,没准她已经给你生了个大胖弟弟了。”

    说话的是青田村生产队的队长莫大栓的媳妇,她身量不高,力气却很大,为人也豪爽,和顾冬梅的感情不错,对苗老太的行为她早就看不惯了。

    “真的吗,谢谢你啊莫大婶,我这就回家去。”江大妮听到她妈要生了,眼睛闪闪发亮,她一直坚信,只要妈生了弟弟,她们的日子就会好过,从小,所有人都是这么告诉她的,只要家里有了男孩,她们的未来也就有了依靠。

    她从来没有怨恨过奶奶这么对待她,她的心很小,也很容易满足,三年灾害的日子里,多少女娃被饿死,或是被家人远远地丢到山里自生自灭,至少她们姐妹几个活下来了,为了这个,她都不会怨恨家里人。

    她知道爸妈其实很疼她们,只是碍于孝道,不能和奶奶对着干,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小时候爸爸带她赶集时偷偷塞到她嘴里那颗麦芽糖的滋味,还有那几年最困难的日子里,妈妈偷偷给她们姐妹几个留下来的糠馍馍,自己饿的差点在田里昏倒。

    这些一点一滴都记在她脑海深处,是她晦暗匮乏的生活里,唯一的一丝色彩。她始终坚信,只要有了弟弟,妈妈就不会再被奶奶骂,爸爸也不会总是哀声叹气,她们四姐妹的日子也会好起来。

    “毛/主/席保佑妈妈一定要生个儿子,这样一来,我倒要看看爷奶还会不会把家里的粮食都送到二叔家里去。”

    江二妮最恨的就是二叔家那两个小崽子,在她们每餐吃着野菜窝头的时候,他们两个却时常可以吃到白面馒头,还总是拿着这些从她家米缸里搬去的粮食,在她们面前奚落她们。

    江大妮急匆匆地把今天割来的猪草交给送给村里专门照看那几头肥猪的猪倌,自己带着几个妹妹匆匆忙忙赶回家去。

    现在这年头,这些肥猪可是村里的重要财富,队长莫大栓特地让村里的孤寡老头孟三住在猪圈附近,平日里吃住都和猪在一块,屋子里臭烘烘的,也没人敢靠近。

    往常,江大妮还得帮孟三煮猪食,只是现在急着回家,孟三知道江家的情况,加上平时也就只有江家几个姐妹会过来看看他这个糟老头,陪他聊聊天,十分爽快地就让她们回去了。

    江大妮的篓里还有特地从山上摘的新鲜的野菜,家里的粮食一直都是紧着爷爷和爸爸的,分到她们头上的也就勉强只够骗骗肚子,江大妮只能多采些野菜,和苞米面一起煮,野菜有一股苦味,但是好歹能勉强吃饱了。

    现在可比前几年好多了,野菜也都重新长了出来,要知道,在那几年,连树皮都被人扒光了,被说是草根了,饿极了连土都吃。

    大妮她们一路飞奔回家,一开门,就看到奶奶苗三凤站在院子里。

    “奶、奶奶。”江大妮几个立马停住了脚,低着头,害怕地不敢看她,要是让奶奶知道她们没煮完猪食就溜回来,肯定逃不了一顿狠打。

    “大妮啊,你们几个回来啦。”

    苗三凤和往常完全不同,不仅没有给她们脸色看,反而笑的像朵菊花,亲热地叫着她们,江大妮和妹妹互看了一眼,心中觉得毛毛的,奶奶该不是沾上什么脏东西了吧,怎么变成这种怪怪的模样。

    “你们妈给你们生了个弟弟,长得可机灵了,现在正在屋里呐,小声些,可别惊着他。”苗三凤有了孙子,对这几个孙女也就没那么不顺眼了,难得给了她们一个好脸色。

    “我现在先去给你妈煮鸡蛋水,你们去屋里看看弟弟吧。”苗三凤哼着小曲,心情大好的往厨房走去,她孙子还得喝奶呐,得给媳妇好好补补。

    “我们有弟弟了,妈生了个儿子。”江大妮觉得自己以前受的所有的苦都有了回报,忍不住大哭起来。

    “死丫头片子,你鬼叫个什么劲啊,要是把你弟弟吵醒,看我揍不死你。”苗三凤从厨房钻出来,对着江大妮恶狠狠地说道,一下子又恢复成了以前凶狠的模样。

    江大妮吓得赶紧捂住嘴,眼睛里依然透露着从未有过的光彩。

    “他们眼里就只有弟弟。”江二妮嘴上嘟囔着,似乎对这个突然到来的弟弟有所嫉恨,但是她眼里的喜悦万全出卖了她,对于现在的她们来说,这个弟弟,实在是太重要了。

    ******

    江来娣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仿佛被困在一团迷雾中,好像有很多人围在她身边,小声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想挥开挡在眼前的东西,可是双手软塌塌的,完全提不起劲,嗓子也仿佛被什么东西堵着,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不是死了吗,现在这是哪呐?

    别说江爱国和江爱党两个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孩子了,就连江大川和范小娟这两个大人都受不了那种粗剌剌的馍馍,只能捏着鼻子往下咽,嚼都不敢嚼。

    他们以前也算是吃过苦的,可是这些年日子太好过,早让他们忘记了曾经的生活,娇惯的肠胃更是受不了这种粗糙的食物,已经一连好几天没有上茅房了,摸摸肚子,都是硬的。

    江爱国和弟弟江爱党还不懂事,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家的粮食怎么变这样了,每天哭天抢地的不肯吃那些难以下咽的馍馍,还是肚子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才抽抽噎噎的把那些馍馍咽下肚。

    江爱国看了一眼被大伯娘抱在怀里的江一留,眼里闪过一抹不符合他年龄的恶毒。

    他妈说的没错,都是这个小野种,要不是他,他现在还在吃着白面馒头,享受着别人羡慕地眼神。还有大伯娘,她都已经生了四个赔钱货了,为什么就不多生一个,都是贱人,一群抢他们家东西的贱人。

    江爱党没有像他哥想的那么多,他流着口水看着三妮手上拿着的鸡翅和孟向学手里啃了一半的鸡腿,噔噔噔跑上前,一把从毫无防备的三妮手上把鸡翅扯了过来,猛地塞进嘴里,还试图去抢孟向学手上的鸡腿。

    “哇哇哇——”

    江爱党用的力气很大,指甲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修剪了,直直在三妮地手上划拉开一个口子。

    三妮的手疼心更疼,那个鸡翅她根本就舍不得立马吃了,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啃着,现在被江爱党抢了去,三两口就啃了个精光,把骨头扔在了地上。

    三妮知道奶奶是不可能再允许她吃肉了,一下子悲从中来。抽抽噎噎地从椅子上跳下来,蹲身捡起被江爱党扔在地上的骨头,因为他吃的太快的缘故,上面还挂着几丝肉,捡起来想放进嘴里接着啃。

    范小娟一直在那捂着脸哭,似乎一点都没有制止的意思。江二妮双全紧握,看着那一家人的眼神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

    “快把你的鸡腿给我,你个赔钱货生的小野种,凭什么吃我们家的东西。”

    江爱党吃完鸡翅还不够,蹦跳着想要抢走孟向学手里的那半个鸡腿。

    “赔钱货,小野种——”江大珍气的肺都快炸了,孟平川的脸色也不好看,他儿子是小野种,那他又是什么。

    江大川听到儿子一出口就知道糟了,狠狠地剜了范小娟一眼,上前一把拎起江爱党,脱了他的裤子就是一顿打。

    “让你不听话,抢弟弟妹妹地东西,让你学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话回来,看老子不打死你。”江大川骂骂咧咧地,手劲一下比一下大,江爱党的屁股一下子就红肿了起来。

    范小娟看着儿子哭的凄惨,有些心疼,可是对上江大川的眼神,顿时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江大海看到小侄子抢自家女儿手里的鸡翅的时候,说不气那是骗人的,可是现在看弟弟下手那么重,小侄子都快哭晕过去了,又有些于心不忍。

    江一留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都快气炸了,上辈子他最恨的四个人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再一次当着他的面欺负他姐姐,他爸那个烂好人居然还心软了,怎么,他是还想当他的好大伯,把女儿卖了给侄子买房娶媳妇吗?

    这些天升起的淡淡温情瞬间熄灭,江大海要是知道自己一时心软,让自己的宝贝儿子更加不待见自己,肯定悔到肠子都青了。

    “住手——”

    江城猛地一拍桌子,怒吼一声,眼尾地皱纹深深夹起,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的小儿子。

    江大川被看的仿佛无所遁形,高高举起的手楞在半空中,不知道还该不该挥下去。

    “爱党,你到爷爷这里来。”

    江城对着二孙子挥挥手,一副慈祥的样子。

    这么轻易就原谅了吗?江一留被顾冬梅抱在怀里,心中有一丝烦躁,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难道还要看着这家人在自己眼前晃悠几十年。

    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是上辈子,直到他重生的那一刻,江大川一家都过着极其滋润的日子。有他那对胆小懦弱的父母帮他们当牛做马,赚钱养活他们一家老小。后来老宅动迁,那两个蠢货还把分到手的十几套房子全送给了两个侄子,自己临老落下一身病,连带江家老两口一起被那家人推回了她们几个姐姐身边。

    一辈子为孙子/侄子付出,最后可以依靠的,还是只有被当做赔钱货地孙女/女儿,着实可笑。

    可惜,他重生了,没法知道他们死前是否后悔了。

    “爱党,爷爷问你一些事,如果你老实告诉爷爷,爷爷就把这个鸡腿给你吃。”江老头拿起自己饭碗里地鸡腿,慈祥的对着江爱党说道。

    江爱党流着口水,伸手就要抢江老头手上的鸡腿,嘴上嚷嚷着:“吃鸡腿,我要吃鸡腿。”

    江老头的态度不变:“那你告诉爷爷,刚刚你说的那些话是谁告诉你的,谁跟你说这个家的东西都是你的。”

    范晓娟心头一慌,连忙上前,想捂住儿子的嘴,却被在一旁看好戏的江大珍拦了下来。

    “二嫂,你急什么啊,爸在问爱党,又不是在问你。”江大珍意味深长的说道。

    “爸,你问这个做什么,孩子不就是在外面瞎听了些碎嘴女人的闲话吗,不然还能是从哪听来的。”范小娟没理小姑子的话,呵呵笑着,不停的给儿子使眼色。

    可是江爱党眼睛就没从鸡腿上离开过,哪里会看到他妈的脸色呐。

    “是我爸和我妈说的,他们说了,江家就我和哥哥两个男孩,将来江家的一切都是我们的,那些赔钱货只会偷我们的东西,爷爷,我说了,你快把鸡腿给我。”

    江城的眼神从脸色灰败的小儿子和小二媳妇身上划过,冷哼一声,对他们失望之极,同时,也开始反思自己以前的行为,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爸,这真不怪我,以前不是你一直说要把小二过继给大哥的吗?”江大川梗着嗓子,想要反驳。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

合作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官网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论坛 北京赛车pk拾技巧 北京pk10玩法规则 北京赛车pk拾助赢软件 北京赛车pk拾杀号 北京赛车pk拾杀号软件 北京赛车pk拾冠亚军玩法 北京赛车pk拾冠军玩法 北京赛车pk拾玩法攻略 北京赛车pk拾中奖规则 北京赛车pk拾定位胆玩法 北京赛车pk拾彩赔率多少 北京赛车pk拾走势 北京赛车pk拾开户 北京赛车pk拾开奖号码查询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计划群 北京赛车pk拾玩法www.jandbpoolcare.com 北京赛车pk拾网站 北京赛车pk拾玩法介绍 北京赛车pk拾后二 北京赛车pk拾改单 北京赛车pk拾qq群 北京赛车pk拾稳赚 北京赛车pk拾分析软件www.jandbpoolcare.com 北京赛车pk拾群 北京赛车pk拾平台网址 北京赛车pk拾赚钱 北京赛车pk拾综合走势图 北京赛车pk拾遗漏 北京赛车pk拾人工计划 北京赛车pk拾投注技巧www.jandbpoolcare.com 北京赛车pk拾开奖时间 北京赛车pk拾评测 北京赛车pk拾平台评测网 北京赛车pk拾网站制作 北京赛车pk拾现场开奖 北京赛车pk拾官方开奖 北京赛车pk拾地址